<output id="tmwwl"></output>

<th id="tmwwl"></th>
      <rp id="tmwwl"></rp>
      <dd id="tmwwl"><center id="tmwwl"></center></dd>
      <span id="tmwwl"></span>
      <tbody id="tmwwl"><pre id="tmwwl"></pre></tbody>
      <tbody id="tmwwl"></tbody>
        <rp id="tmwwl"></rp>
        圖片新聞

        足球與海:福建霞浦“長風少年”背后

        發布于:2019-08-01 14:57來源:廈門網

        新華社 福州7月30日電 題:足球與海:福建霞浦“長風少年”背后

          新華社記者 許雪毅

          陽光,海浪,足球,孩子們的笑聲。

          在福建霞浦,有一個“百元球場”,一位“另類”教練。

          他的背后,是一群面朝大海、迎風踢球的孩子。

          他們的背后,足球與海的故事,已延續上百年。

          圖為7月17日,福建省霞浦縣下滸鎮外滸沙灘上,“長風”足球隊教練陳龍強(左四)與小球員們在水管搭建的簡易球門前合影。新華社記者 姜克紅 攝

          百元球場:一位“另類”教練

          下午四點,大太陽曬得霞浦縣下滸鎮的沙灘上泛起點點白光。33歲的陳龍強帶著孩子們開始“建”球場。

          漲潮最高處潮水退下去100多米就可以踢球。陳龍強用樹枝在沙灘上畫出球場——長約32米、寬約16米。然后,他取出六根白色塑料管和四個接頭和孩子們一起組裝兩個球門。這些物件花了他100元,這個海邊球場因此得名“百元球場”。

          一聲哨響,身高1米58、體重55公斤的陳龍強和孩子們沖入剛建成的海邊球場,傳球、過人、射門,咸咸的海風中,歡笑聲應和著海浪聲,黝黑的皮膚和鮮艷的球衣在陽光下躍動。

          沙灘上廢棄的漁船、洞洞里探頭探腦的小螃蟹,還有收海帶的漁民,以及準備下海游泳的人們,都是這場球賽有意無意的“觀眾”。

          陳龍強享受海邊踢球的感覺。小學三年級時,他用膠帶把泡沫綁起來當球,用石頭和木頭壘起來做球門。一次,球被風吹到海里,他和伙伴劃著泡沫入海撿球,不知不覺離岸幾百米,等了一個多小時才被出海的親戚“撿”回來。

          初中畢業后,陳龍強到爸爸的大理石店上班,從此遠離了足球。2015年,大理石生意不佳,得閑的陳龍強見孩子們在海邊踢球,忍不住加入其中。

          多年前對足球的熱情被點燃,陳龍強叫上經常踢球的幾個孩子,于第二年底組建了一支足球隊,起名“長風”。“我希望起個和海有關的名字,我喜歡李白的詩句‘長風破浪會有時,直掛云帆濟滄海’。”他說。

          球隊里孩子來來去去,現在基本維持在10人左右,最小的7歲,最大的17歲。孩子們叫陳龍強“龍哥”。天氣晴好,他們在海邊踢球,下雨了就轉戰到下滸鎮外滸村明代古城堡的廟里繼續。除了臺風天,陳龍強和“長風”少年幾乎每天都踢球,常常一踢幾個小時。

          周圍人很費解:“怎么一個大人整天和小孩子踢球到那么晚?!”父親怪他不務正業,擔心他每天踢完球騎電動三輪送孩子們回家不安全。妻子認為他瞎折騰,一度要鬧離婚。

          2017年女兒出生后,陳龍強生活壓力陡增,猶豫著要不要停止踢球,但孩子們一叫“龍哥”,他又奔向球隊。“沒辦法,就是喜歡。”他說。

          去年,陳龍強通過考試獲得足球E級和D級教練證,前者是民間足球教練入門證,后者意味著他可以從事青少年足球培訓。不久前他通過面試,將于8月下旬到霞浦縣第四小學教孩子們踢球,工資不多,但他很高興:“全職做足球教練,這是我的夢想。”

          圖為7月17日清晨,福建省霞浦縣下滸鎮外滸沙灘上,“長風”足球隊教練陳龍強(左一)帶小球員們在海邊踢球。新華社記者 姜克紅 攝

          面朝大海:一群愛踢球的孩子

          “長風足球隊”里的孩子都喜歡在海邊踢球。

          12歲的李佳欣說,在海邊踢球很爽,摔倒了也不疼。即將上初一的陳榮說,吹著海風,光著腳丫在沙灘上踢球,特別自在。快上小學六年級的馮求杰說,海邊景色好,踢完球可以玩沙、捉蟹。

          這群孩子一出生就面朝大海。閩東霞浦,建縣已1700多年,它北鄰溫州,南接福州,480公里的綿長海岸線、近700平方公里淺海灘涂如繽紛畫卷聞名海內外,是福建海岸線最長、淺海灘涂最廣的縣。

          海既給這里的人們帶來魚、蝦、海帶等饋贈,又給孩子們貢獻了踢球玩耍的樂園。霞浦縣歷史文化研究會副會長陳永遷說,霞浦的海灘和村落緊密相連,孩子們不用走太遠就到了沙灘。下滸鎮地勢平坦,沙質較硬,踩上去腳不會陷進去。海邊踢球不費錢,立幾根桿子當球門,孩子們就能踢得很開心。

          海邊踢球,如“風一樣自由”。但也有“不自由”之處,比如大家射門時會不自覺地“惜力”。海灘太寬廣,他們不想把球踢得太遠。“孩子們喜歡踢球,但不愛撿球。”陳龍強說,海邊撿球不危險,但三番五次跑幾百米遠,費勁。

          提起陳龍強,將上小學三年級的蔡國毅說,龍哥是“偶像”,腳法好。快上初三的陳聚濤把龍哥當成足球“引路人”,驚嘆龍哥“假動作多,每次都把我騙過去”。李佳欣、陳榮覺得龍哥是朋友,“龍哥很幽默,有時進了球會大跳機械舞,還會和我們聊梅西和C羅。”

          踢球給孩子們帶來快樂,也提供了不一樣的人生選擇。幾年來,“長風”的不少隊員逐漸成為各自學校的校隊主力。比如,2017年,隊員陳孝鴻在秋季霞浦縣青年足球聯賽中獲得“最佳射手”。2018年,陳孝鴻所在的校隊,獲得福建省校園足球青少年錦標賽亞軍。

          生于2005年的陳孝鴻從小學四年級開始跟著鄰居哥哥練球,后來加入“長風”。

          因為球踢得好,陳孝鴻被從鎮里小學“特招”進縣里小學。現在省里有球隊又向他拋來橄欖枝。他感謝陳龍強:“龍哥教我怎么過人、傳球,龍哥是一種動力,他每天給我一個小目標。”

          但他覺得龍哥更像朋友,而非偶像。“龍哥球技不錯,但人不夠帥。”他說,“我的偶像是法國球星格列茲曼。”

          少年們說,“現在我們踢球龍哥不一定守得住,可能龍哥變老了。”龍哥辯說:“不是我變老了,是你們變強了。”

          陳龍強知道,孩子們終究會走出海邊的村莊,走向更遠的世界。他希望,多年后孩子們依然記得他,記得回來和他踢一場球……

          圖為7月16日,福建省霞浦縣下滸鎮外滸沙灘上,“長風”足球隊隊員陳孝鴻(左)在與隊友練球。新華社記者 姜克紅 攝

          百年足球:一個縣城的癡迷和期盼

          關于霞浦和足球,流傳著一些有趣說法,諸如“幾乎所有霞浦人都會踢足球”“霞浦人大腿比別人粗,就是踢球踢的”,等等。

          在霞浦人的講述中,這個縣城和足球結緣已逾百年。1895年,英國人把足球文化傳入霞浦。“霞浦人先是看傳教士踢球、幫他們撿球,然后和他們一起踢球,最后于1919年成立了多支球隊,全縣各街各村足球運動如火如荼開展。”陳永遷說。

         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,是霞浦足球的鼎盛時期,縣體校男女足球隊在省賽中雙雙奪冠,霞浦一中足球隊獲得兩屆福建省中學生足球賽冠軍。

          “足球文化已經滲透到我們血液里,霞浦人走在路上碰到個圓的東西都忍不住要踢一下。”霞浦縣人民政府教育督導室主任鄭美豪笑言。他自認踢球水平一般般,但到廈門集美上師專時,校隊負責人一定要他上場,理由是“霞浦人哪有不會踢球的?!”

          2015年,霞浦被確定為福建省唯一的全國青少年校園足球試點縣。鄭美豪說,全縣現有青少年校園足球特色學校41所(國家級38所、省級3所),占學校總數85%。全縣中小學校級足球隊80支,球員約1400名,經常性參加校園足球活動的中小學生人數達4萬多人,占學生總數80%以上。校園足球活動還拓展到了幼兒園。

          “一中的辦校特色就是足球文化。”霞浦一中副校長高文說,學校設立了足球特長班,聘請了外國教練,還把校足球教練派到法國和英國深造。

          2017年高文帶著霞浦一中男子足球隊,代表福建省參加內蒙古自治區“一帶一路”國際青少年校園足球夏令營活動,榮獲亞軍。“足球比賽燒錢,這一趟我們來回機票花了10多萬元,好在縣里有足球專項資金。”

          從2017年起,連續3年,霞浦縣以政府購買服務形式,每年投入350多萬元,引進高水平校園足球工作團隊幫助全縣開展包括教學、訓練、比賽等在內的校園足球工作。

          霞浦足球運動普及率高,校園足球開展得有聲有色,但知名的霞浦籍球星不多。陳永遷認為,在霞浦這個魚米之鄉,大家更多是踢“開心足球”,不太注重功利性和競技性。

          鄭美豪希望未來能培養出“學霸型球星”。他說,今年4月霞浦縣和意大利佩斯卡拉世貿中心簽訂合作協議,將共同推進霞浦青少年足球隊與卡利亞里足球俱樂部結為友好球隊,推動霞浦縣足球青訓和足球產業化發展。

        文明小博客

        小記者團 美麗校園行 青菜公公 才藝宮 中華文明
        伊人久久欧美在线视频